池中鱼

没有人可以指点我,哪怕是你,我最深爱的人

我明明……想画一个……手鞠……然而……我却画成了一个女装大佬……最近我画的貌似都是女装大佬啊……【心累】我连脸都懒得画了!真的!【想画女儿却画成女装大佬的哭泣】上色什么的……饶了我这个手残人士吧【想撕掉】
紫菩提是还上学的时候画的蛇人,然而我把人设搞没了!还是重新构思吧……毕竟有个初中的概念轮廓,想想那个玛丽苏的人设,还是觉得重新来比较好【啊哈哈哈】因为人设构思的时候看上了佛教主题,所以,就是一个吃斋念佛的紫色小蛇……

没有高级的拍摄用具,只有一个上下班时忙碌的街道和一个屏已经裂了差不多快要报废的手机,只要心情跟得上,美景我照样可以拍出来

我们家的小不点长尾巴啦!
我的面条好像和你们不太一样……
开心,今天可以不用减肥大胆的吃蛋糕啦!哈哈哈……减肥计划泡汤……

冲震!大波受什么的最棒啦!年下什么的最棒了!

吹波!

震荡波是赛博坦的神塑,原身份是议员,然而经过战争以后,他就是个复兴赛博坦的科学家,外加复兴巨狰狞,然而巨狰狞的老大可不这么想,每天就是跟着震荡波挡板后面,左晃晃右扣扣。
【冲云霄,不要动我的能量接口,你的行动不符合逻辑!】震荡波手里拿着刚刚空了的能量储存杯,另一个手炮正用力的推着那个张嘴啃着他胸甲的巨狰狞。
【嗷嗷!嗷!】因为知道手炮并没有充能的巨狰狞更加得寸进尺的伸出舌头舔那个注入能量液的小接口。
在巨狰狞舔上接口的一瞬间,震荡波的银色天线就绷紧了,之后陷入了死机,暗淡的红色镜头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完好的那只手抡起能量储存杯咣唧一下敲在巨狰狞相对脆弱的脑后,迫使巨狰狞后退至安全区域。
【冲云霄!警告,安全距离不得靠近,你的行为不符合逻辑!】震荡波举起以充能的手炮步步接近,圆圆的光学镜发出刺目的猩红光芒。
冲云霄知道摊上事了,赶紧变形,带着赔笑的表情一点点后退,当然,那是在被手炮顶在面甲上之前,震荡波在制服冲云霄后的一个想法【啊……终于安静了…】

击倒在战后是赛博坦有名的美容顾问,闲职是冲云霄的感情顾问,在冲云霄被震荡波赶走之后,冲云霄就跑到他这里诉苦了,念叨的击倒姐接收器疼,最后直接出了绝招!请震荡波喝高纯!顺便带上战前最上好的药!
因为冲云霄才不满十岁,在感情方面并没有什么经验,然而发情对象又是一个科学至上的逻辑狂,这才是让击倒最头疼的!
作为一个感情方面极度信任击倒的巨狰狞,很听话的拎着高纯去找震荡波了,当然,高纯里加了点料~

还会有第二章哒!
@高锰酸钾滴眼睛 太太!您的粮!

http://churchd6.lofter.com/post/1e88c3_eeaee21a
来自舔胸play的梗!脑洞逐渐扩大!

哈哈哈哈,我王真可爱哈哈哈,受到惊吓和惊喜都会被压制,太可爱啦【疯狂拍地】

刚开始玩,手气不错,嗯……有关抓人我还是练练吧

被罚的孕戏,螺旋爆哭

孕戏【玄铁】
咕咕咕……
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蜷缩着一只巨大的机械体,身上的黄斑忽明忽暗,硕大的脑袋被压在爪子下,尾巴在疼痛中抽搐。
可恶啊……为什么偏偏我是被缔造者选中的!为什么!
金黄色的龙瞳睁开一个缝隙,瞥了一眼原本平摊结实的腹部,那里已经被里面的小东西撑起来了,装甲缝隙里发出淡淡的金色,这让原本就不爽的巨狰狞更加暴躁,尾巴砰砰的敲击地点,发泄着心中的怨恨
“不符合逻辑,玄铁,孕育后代,理应开心,暴躁,怨恨,不符合逻辑”震荡波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一片铁巢外,对里面隐藏的机说着,红色的光学镜发出探究的光芒。
“嗷嗷嗷!”窝在巢中的巨兽突然站立了起来,竖起翅膀对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缔造者怒吼
“缔造者,玄铁成功受孕了?”在遥远的外地区,冲云霄不可否认的惊讶了,捕猎中的动作有些慢了,但是又突然加快速度多捕杀了几只
“是的,天豹和玄铁都试了,玄铁成功受孕,我需要带他回去检查……同时需要你的帮助” 震荡波和冲云霄靠着内线联系,玄铁一个字都听不到,只是气鼓鼓的盯着震荡波,前爪和后爪有意无意的护着腹部,阻挡震荡波的视线
一场绝对碾压的战斗中,冲云霄负着玄铁回到了震荡波的工作台,也就是……他的实验室
在一阵猛烈的操作下,震荡波满意的看着手里的资料,而冲云霄正好奇的按压玄铁隆起的腹部,柔软的腹部对于巨狰狞来说是致命的,然而,他已经没力气反抗了
未来的几个月中,玄铁吃了吐吐了吃,能吸收的太少了,腹部越来越大行动都不方便,胸甲也不是以前的结实感了,而是一种肿胀的状态,越来越像孕期的女性机了,每天侧躺在阳光下,被冲云霄和震荡波供养着,等待着这个生命的降生
“呜呜……”在一天刚刚进食完,肚子里的小东西迫不及待的蹬了蹬腿,差点又吐出来了,感觉不对,以往都不会突然的蹬腿,难道……低头一看,金色的营养液和粉色的润滑液缓缓流了出来
仿佛基因中带着那一份繁殖的能力,展开后腿舔舐着清理尾巴的根部,期待着小家伙的降生,随着腹部的抽痛和下坠感,一声声痛呼从玄铁嘴中穿出,尾巴蹦的笔直,后腿的能量导管被挤压的麻木,然而才出来一点点脑袋,这可急坏了玄铁
第二天早上,冲云霄和震荡波感到时,玄铁已经抱着一只稚嫩且可爱的小巨狰狞睡去了,小家伙嘴里还叼着玄铁胸甲里的隐藏能量闸口,嘬嘬嘬的挪动小嘴
“看来我们来晚了……”在良久的沉默后,震荡波说到

清明文【来自彼岸的爱人】

        威震天在宇宙中穿梭着,宇宙大帝留给他的血脉让他没有丝毫劳累与停歇,直到他被一丝蓝色的光芒引了回来,回到了他的老家,赛博坦……
        “……奥,擎天柱?”站在一片荒原上的威震天被眼前的虚影惊呆了,脸上带着阳光笑容的擎天柱!这让威震天的大脑模块转不过来了,僵硬的站在虚影前。
        “我回来了,威震天,或许你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蓝色高大的身影散发着温和的荧光,象征着火种的地方带着一丝寒冷,没有温度,没有火种的搏动,让威震天承认了事实……他已经死了……
        “是啊,你回来了,欢迎你……奥利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伸出壮硕的手臂虚抱住了擎天柱,压在他肩头残破的面甲流出浑浊的清洗液,透过擎天柱清明的虚影掉落到地面,发出冰冷的声音,让威震天本就冰冷的火种坠入深渊。
        “别哭,威震天,你会找到我的,就像今天,你找到了我,并拥抱了我。”抛弃一切的领袖又做回了原本的自己,伸出手抱住了威震天宽硕的胸甲与背甲,顺便调笑了一下他“我不在的时候胸甲又大了,手感不错”
        威震天瞬间远离了他,并且恶狠狠的看着他,如果忽略那清洗液还未干的水迹,就更完美了,“奥利安!我不会去找你的!我都在怀疑为什么普神选择了你!你是赛博坦最坏的色胚子!”
        “欧~我可以说这是对我的夸奖吗?当初我可是就靠这一手抓住你的。”奥利安挪动了脚步,冰凉的手拂过威震天锈迹斑斑的背部与后腰,带起一阵颤抖,他知道威震天的敏感处,哪怕他摸不到,也要靠外界骚扰威震天一下。
        “哼!你还真敢说。”威震天假装淡定的抱臂,轻悯的看着那抹幽灵一般的身影“你就这样度过以后的日子?”突然想起来正事的威震天站直了机体看着他。
        背过身的蓝色虚影停了下来,仿佛泄了气一般,转过身,模糊的光学镜里闪烁着安抚的光芒,静止了几秒后用他那清明而温和的声音说到“不,只有这半赫循环,在恒星升起后,我会回到普神那里……”
        “感谢普神,他感谢他……”威震天席地而坐,头也不回。
        “不要哭。我会陪你到天明。”奥利安趴在威震天背上,安抚一样的拍着他,安抚被他留在外面的大宝贝……安抚那个被留在孤独中的王者

【刀……不好吃,自己做的不好吃😂】

废炉渣里面提取的荧光剂_(´ཀ`」 ∠)__ 【奥威】【溏心蛋】

“喂,威震天,你在干嘛?”奥利安看着高大的角斗士缩在一边,磨磨蹭蹭的不敢进铁堡油吧的样子,过去慰问了一下。
“……”高大的角斗士表示不想和这个腹黑说话,昨天晚上两个机喝醉了,打赌,到最后奥利安赢了,给他的胸甲上面画了个紫色的……文胸!威震天都怀疑他没喝醉!这他渣的蕾丝都画上去了!
威震天绝望的回头看着奥利安,奥利安用充满了阳光和希望的笑容对着他……到最后威震天败了,搭上了奥利安伸过来的手,虽然奥利安是图书管理员,但是他一点都不是脆皮!
走进油吧的那一刻,油吧里的所有机都停下了动作和交谈,目瞪口呆的看着小鸟依人造型的威震天,他们对威震天的常识都保持在无人能敌,战无不胜,这次算是刷新了他们的三观了。
“奥利安……我就不应该和你打赌!”威震天恶狠狠的小声对着奥利安的接收器吼道,搭在奥利安手臂上的手指掐着他的管线。
“……”奥利安痛并快乐着,揽着威震天的细腰走向吧台,准备带着威震天远离他们的视线。
对于这里,奥利安并不陌生,因为他经常被自己的同事驾着过来喝一顿高纯,有几次差点把大脑模块喝的烧掉,辛亏救护车也被拖了过来,要不要他们就要回归普神的怀抱了,不过这也就造就了奥利安的能喝属性,和威震天那种为了机体每天只吃固定量高纯度能量块的机不同,事实上昨天威震天只喝了半桶电离子高纯,这算是度数最小的高纯了。
远处,一个同样魁梧但是没人注意他的机放下了手中的高纯杯,合上了嘴部的面具,默默的注视奥利安旁边的威震天,这个机便是声波,卡隆竞技场的第二名,被威震天打败过,也是威震天现在的情报官,虽然声波很忠诚,但是威震天并没有给声波过多的工作
,这样声波就很悠闲了,就像现在这样。
奥利安和威震天如同一对情侣一样坐在一起,相互喂着高纯和定制的甜品,看的声波差不多快要暴走的时候,威震天接着接电话的理由出去了,声波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我就默默的看着这三只,有时间就有后续,期待吧!骚年们!【习惯性自夸自卖】